關於部落格
~~每天一撮 清涼退火~~
  • 25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鄉野奇譚NO.03

最近大概時近期末,來到本公司影印一些有的沒的文件的學生越來越多,本著渡盡有緣的佛心,當然是你來有付錢我就送佛送到西啦,順便看看後進的風采。
夏日炎炎,待在無聊的辦公室能做的消遣實在是不多,於是逐漸的˙就會把注意力往客人身上集中,期盼能在他們身上找些樂子,看看社會的異象,接連幾週下來,歸納心得如下:
 
以女性客人來說,如果是標緻的小姐,身上總會有一種淡淡的香水味,不是我在說女生比較吃香什麼的,將心比心嘛,客戶讓商家感受舒服自然服務態度也就比較好,有些客人一上門就讓我覺得視覺傷害感受強姦,雖說本人不敢自認多英俊瀟灑但是走在路上絕對人畜無害,彼此都是人生父母養的憑什麼你可以這樣對我。
 
可是如果是濃妝艷抹的小姐(或大嬸),通常就是難搞的保證,這種客人通常以裝高貴氣質高品味為己任,但是往往都是有女王脾氣摔角手的氣質的綜合體,臉上的濃妝就像是有毒生物身上的艷麗花紋,在店門口我就會先皺眉頭,唯一例外的是老師這種客群也多是此類,且因為打扮樸素更讓人防不勝防。
 
男性客人來說,如果近來的是中年男子(含以上),總會讓我有你的家人怎麼肯這樣就讓你出門的驚訝...身上總有一股帶著費洛蒙的熱氣一浪一浪的向清涼的辦公室裡襲來,挑戰著我的嗅覺跟觸覺,感覺把他供起來就可以無限能源自體發熱,讓我覺得北極冰棚逐年縮小此類人種一定是元兇之一,這樣的客人我在提醒自己以後絕對不要變成這種遜老頭的同時就會趕快做完他的要求就請他快走吧不要再留戀人世了。
值得一提的是年輕男性通常沒有什麼味道,不過軍人不在此限,不管長相如何,軍人身上都是一種所謂男人的味道!!一種連男人都忍受不了的味道.....(我絕對不是歧視國軍,我對軍人一向尊敬,只是質疑部分個人形象的維持),好扯遠了,總之這讓我頗感驚訝,不過這種客人通常沒什麼表情就跟木頭一樣,有時候會讓我有錯覺他會說中文嗎.....?
 
--------------------------------------
 
好牢騷發完了,來說說今天的正題,剛剛說過時近期末,很多學生來本公司印東印西,今天來了兩個學生,或許他們的長相稱先生比較適合....但是看著他要印的東西上面寫著石壕吏三個字才曝露了學生身分。
接著,他們拿給我一疊折的歪七扭八的一札紙,說要縮印,通常A4縮印就是印成一半或是B5,於是我很自然的問說要印成哪種尺寸??
”印成最小可視尺寸!!”其中一個說
”..........蛤...??”我一時有點當機
”就是印到很小,阿但還是看的懂是在寫什麼的尺寸”令一人補充說到
 
這...這感覺好熟悉阿~~我好像瞬間被拉到某個我曾經瞭如指掌的時空,於是直接點破問他:
小抄是嗎....”=_=
”喔喔!!同學你真是內行阿!!!”他彷彿遇見昔日軍中同袍般的熱情大叫
因為作弊,瞬間拉近學生之間的距離,畢竟這是不分學校的共同文化...
”阿印這麼小行不行阿??”
”這是手寫的喔,辨識度會差一點加上這字又實在是....建議重打還可以印的更小更清楚”畢竟讀這科系什麼不會這套最行(笑)
”阿哭杯,遇到高段的!!”他好像在汪洋中抓到一塊浮木...
”沒有時間了阿,下午就要考了”另一位哭喪著臉說
”那我就只能在這裡盡盡人事”
”救救我們吧~~高人~~~~~”
”..................”
 
我真的覺得現在學生是什麼回事.....是為了救贖連尊嚴都可以拋棄還是作弊真的是太可以拉關係了,親切到我們就像認識數年的老友一般....

”膠膜。”
”什麼?”
”你們可以去買膠膜。”
”請問...是什麼膠膜”他語氣誠惶誠恐,就像在請求聖聽一般
”就是畫水彩會用到的遮膠膠膜,透明的有粘性,拿到噴墨印表機上去印答案,考試開始就貼在桌上老師也看不出來,記得帶瓶冷飲進去,有危險就沾冷飲上的水珠抹掉答案,它就只是一般的膠帶而已”
 
看著我如數家珍的說到,他瞠目結舌,其實這一刻我感覺自己像以前殭屍片的林正英,交代什麼村長就會照著辦一樣XD
結果那人一聽,馬上對另一人大聲吆喝  快去買膠膜!!!
我這學期一定要過!!”他咬牙切齒的說,眼目嘴角都像要滲血似的
              ”不可”我馬上出言制止
 
”請、請問為什麼....??”他真的有說這個字
”這裡只有影印機,膠膜遇熱會溶”
”那賽陸路片可以吧,就投影片”他不死心的問
”但是印上去擦不掉阿,被抓不就完了......-_-|||||  ”現在學生腦袋是怎樣....
”阿.....那..那怎麼辦阿高人!!!”
”請你指點明路吧!!!!”
”...............”

這時我看到家母跟會計頭上出現三條線.....
現在的學生是怎麼了......為作弊人格都不要了嗎(雖然我不是不能體會...) 
總之後來打發他倆後,我永遠記得他們臉上浮現的彷彿遇見耶穌基督的光彩,跟拿在手上像是天堂的門票的小抄互相輝映,留下的只有滿地剪剪貼貼的垃圾跟學校科系的資料....
 
             我其實很想送回去給他們系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