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 痔 靈 ~

關於部落格
~~每天一撮 清涼退火~~
  • 25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生如戲NO.02

這兩天有跟一些以前的同學聯絡,得知大部分去報效國家,其實照理說,明天也到我坐上集中營的火車像貨物一樣的載到某不知名的集中營培訓,但是因為學校辦了緩徵,是以到現在這件事情跟我依舊沒什麼關係(挖鼻),反倒是想起到目前為止跟兵役有關的事情,就來說說當兵體檢的事吧~~~   =============================== 話說去年九月的時候,我記得很清楚,是九月十三日去體檢,由於在早前,就聽已經入伍的友人說過,於流程大都了然於心,當下心裡就定了一定,雖說不上踏實,總也算做個明白鬼了。   到了三總,只見前面人群魚貫,便知大多也是來體檢的,當下過去,向帶頭軍官報到,簽了字,也就等著待會如何發落,這段時間就囑咐我們隨意休息,別走遠,馬上就要開始了。 嗯,根據經驗,通常大集合的馬上開始,起跳單位時間就是半小時,是以當下就走走看看,把整間醫院繞了一圈(我很喜歡逛醫院XD),沒甚殊異之處,旋即下樓,看著眾位待檢役男,或坐或站,人數雖多,但之間絕少交談,相較於住院的病友在大廳閒話家常,感覺就稀落了不少。   其實根據我的經驗,人群如果聚在一起,通常是女生會跟周圍環境熟識的比較快,我想原因可能是男性較容易會對陌生環境生起警戒,又或者當下都是男性,主動跟人搭訕攀談頗不自然等等,這種判斷完全沒有根據,一切都是我的偏見,大家聽聽就算別當真。   等的久了,看那些同梯檢查的人好像可以就這麼樣的維持自己的姿勢飆酷耍帥下去,當真是剛毅的好漢哪......窮極無聊之下,我就想翻閱帶頭軍官旁邊厚厚一疊的名冊,其實這基本資料是不能翻的,但是真的是太無聊了,打發打發時間就請原諒我的好奇吧(合掌),於是我就走到那軍官旁邊,把手錶拿下來放到口袋,禮貌性的笑笑,問他: "長官大哥,請問還要等多久阿?好像等的有點悶了" "恩....噢!(東張西望)"往後看看時鐘,說道:"再過一會兒吧,請你等等" "這樣阿,能不能請您去看看要準備哪些東西,待會也比較流暢?" "恩,好,我去問看看你等等喔"說罷,就起身進去看準備的如何了。   公家辦事就是勞時費事,這一去包你5分鐘內休想回來,既然人都離開了,我就戴上手錶,老實不客氣的翻他桌上的資料,打發打發時間,順便看看有沒認識的,待會也好個照應。 一頁頁看將下來,卻越看越是令我心驚,恩........看來本人好像是這梯裡年紀最大的......-_-||| 那自然不會有什麼熟人在此了,當下隨即噙著淚水放下本子,正自惆悵,一個肥壯護士就已經在喊了:       "兵役體檢,請到我左手邊集------合!!"   聲如洪鐘,看來這大嬸是位高人,卻不知怎麼放棄一身好本事改行當護士,這大概是另一段故事了吧.....這時,役男們往大嬸左手靠攏,聽候調遣。 "等一下,檢查的拿著量好的血壓表,去做觸診~~~~"她扯著嗓子大聲道 這時,我心裡一凜"來了--!"頓時想起前一晚友人與我說的觸診情狀,便是在眾人面前撥光了身子隨那醫官上下其手,也是最多人有"心魔"的一項檢查,想起昨日,友人電話中殷切關懷,言道: "觸診的時候,是在眾人(醫生護士跟其他役男)面前,脫光後檢視身體各部位" "............各部位?那包括......"我急問 "是的," "會摸檔。"他語氣森然的說 "那這、這豈不是、這成何體統阿這~~~!!??"我急著發顫的忙問 "你就咬咬牙,閉上眼睛,當自己死了吧......"他語聲嗚咽,幾不可聞   又想起某中文系友人說: "你進去之後,定有諸多不平之事,須得睜隻眼閉隻眼,莫予分辨,方保周全。" "說的好像要赴死一樣..........=_=" "真的,我同你說,我有朋友進去後,頭個晚上在榻上便給人摸上幾把,但畏懼學長權勢與擔心同僚看輕,是以隱忍不說,心下驚懼,又可只一般?"說罷拭淚 "我還沒進去啦....只是體檢..............." "你知我擔心你安危,官府黑暗,那是誰也說不準的(抽泣)" "............我們離封建時代很久了....." "你只須聽我一言,到了營中,倘若遇見個心腸好的長官,便把事原原本本的跟他說了" "...................................什麼鬼....|||||" "你就和他言道:軍爺~~~小人本是京城子,家在文教區中住,平日學禮又讀書,奉公守法勤自牧,恨只恨那無道官府~~~強拉民丁做兵伕~~此番前來不求食鐘萬祿,但願軍爺明察解軍務~~~~~~~阿阿阿阿~~~解得百姓苦~~~~" "...........................................................................................妳冷靜點..." 但她仍兀自哼哼阿阿的唱起來,於是我就直接掛掉電話,不再理她 回過神來,只見眾人不動,看來是所謂的心魔發作,當下,心中想著,早死不如晚死,眉一緊、牙一咬,就走上前去說:               "我第一個罷" 就逕自走了進去,這時,護士就把門給帶上,我心下大奇,沒有其他人嗎?也不甚介意,就坐下面對軍醫,見他約莫三十來歲年紀,中等身材、方頭厚耳,看來是個溫厚之人,護士令我這時褪衣,依言做了,正在思量該不該連內褲也脫的時候(||||||),那軍醫說道: "不必了,你就穿著褲子檢查吧" "當真?!" "當真。"說完微一含允 "哎呀~~~!"這下真的大喜望外,本擬當自己死了,赤身露體給這群鷹爪對著我指指點點,卻沒想到當即解除我的不安,心下這份喜悅,非是本人,難以體悟。 流程很順利(必竟又沒缺手斷腳),一下就檢查完畢,看著醫生在體檢單上 生殖器官與肛門直腸 這兩欄中直接點勾正常,有一種險過剃頭的感覺,當及穿好衣服遁身出去,卻只見門外擠了一票役男,當即心下一凜,心中嘆道: "果真是大好男兒阿!渾不懼怕這露身之羞,倒似我太小家子氣了。"旋即借個過,從列伍旁穿身而出,這時,有個一臉精悍的役男拉住我,問道: "ㄟ,弟兄,你剛進去真的有脫光給他亂摸喔?"說完旁一堆役男湊將過來,連連追問。 .............................我還想當真不怕,原來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_- 當下也不好分說,打幾個乎攏就混了過去,進行下一項檢查(共13、4項左右),回頭一望,只見他們7~8人就進去,與我剛剛可不大相同,心中一寒,不敢多加停留,默禱一陣就走了。   等我下來做智力檢查時,才又遇到其他人,見他們還在談論剛剛觸診之事,當即凝神細聽: "幹~~!超靠北的阿,還真要全脫耶!"役男甲說道 役男乙回說:"恩阿,有兩個護士在看我還有點怕起秋耶"(.....................) "哈哈幹!那麼醜你也要喔?" "操!送你阿" "靠北那醫生還真的伸手進來"(咦!?) "嘸送沒?"役男乙賊笑幾聲說道 "哩娘,那醫生好膽敢戳哇咖噌,早晚猴伊細,幹!幹!!" 見役男甲恨恨的說道,我也不敢問他們剛剛發生什麼事(雖然猜到了啦XD)只是心想真是祖上積德、皇天保佑(合掌)。其時已經等了15分鐘左右,剛進去智檢的人尚未出來,後面已經有人在開罵了: "靠北阿是怎樣!?裡面那是弱智喔!檢查那麼久沒出來是衝三小?" "比爾蓋次也不必咖固啦,咖緊啦!!"又一人喊道 這時見兩三個護士進去,關上門,更添懸疑氣氛,眾人面面相覷,隨即大笑: "裡面那個是怎樣?>D<" "裡面那個怎麼檢查那麼久,阿他是起笑了喔?XD" 後來好像是聽說那個人有憂鬱症併發什麼精神OX症之類的,要商請多位護理人員鑑定等等,所以才拖半個多鐘頭,後來檢察倒是一路順暢,就剩抽血驗尿檢查了。   櫃檯前有兩組人員,正在進行抽血驗尿檢體的採集,尿液檢體採集較快,我就跟其中一名醫護士(醫護士是男的)討了根驗棒,做完後拿給他,就等著抽血,隊伍頗長,我前頭還有5、6人,是以東張西望,打發時間。 兩位醫護士在幫大家抽血,只見他們手起針落,迅速熟練,但是被扎的役男可就吃苦頭了,針端雖然細小,扎進肉裡可還是會痛的,何況是手肘內彎血管處,此處皮薄,最是敏感不過,針端迅捷刺入,只見役男們各各眉頭一皺,這反映實屬自然,也並不見得真是什麼大痛。 就這麼一個坐下一個抽血,轉眼間也就到我了,只見隔壁排的醫護士對我這排的醫護士使個眼色,示意他進去拿試管名條,然後坐到我這來,請他那排的役男逕自等等,就這麼幫我抽起血來。                就在這時,發生怪事   前置作業與常無異,就是搭搭酒精綿,消消毒,此舉是抽血之前的必然,原本也沒什麼不妥,但是他這一擦,就推推揉揉了大半時間,一朵棉花給他擦的快乾了又換下一朵,推推托托又花了一陣光陰..........這時拿試管名條的那位醫護士早已回來坐定,繼續工作,我這裡卻還卡著,等它擦了5分鐘,第二塊棉花也快乾盡,才投入垃圾筒,心想不會還要再來一塊的當兒,他就拿起了針筒,給我綁搏好了橡皮繩,又拿一塊棉花按著針頭,接著對我說: "你別怕,來~深呼吸,不痛的~" "恩,沒關係你抽血就是"我禮貌性的對他笑說 "真的不會痛的,我會很輕的~" "................麻煩你了...."(..................) "來,我要插了喔~~你忍忍~~~" "......謝謝你..."(....................................) "深呼吸,忍一下就過去了,我插下去了喔~~~~~來~~" "..........................................................."(............................................................) 這時旁邊已經有人竊笑不已,眾多眼睛已經朝我們這裡看過來,我實在是不明白,我已經那麼配合手都攤開給他辦了,為什麼可以搞這麼久.....???????還說了那許多 讓人不太自在 的說話....................(抱頭打滾)   事畢,他棉花捏個真切,叫我不可亂動,更不可揉,以免傷口腫起瘀血,就好的慢了,抽一個血要抽15分鐘,當真是我生平僅見(其實真正抽血時間不到1分鐘)......不過技術倒不錯,不疼就是了。 這時我起身就要離開,才剛站起,卻被他叫住: "等等" "??" "這是驗尿棒,請去廁所做檢查"說完遞給我 "我已經做過啦!?剛剛是那個先生拿給我,我驗完後拿給你的" "我這裡沒有耶,請做一次好嗎,謝謝你" "............................................"                   他說謊。 明明我拿給他的時候,就見他已經放入試管之中,且我的試管上的名條,還是他親自貼上去的,跟一般已經貼好的可不一樣,更何況,你叫我短時間哪來這麼多尿給你驗兩次啊!!!!沒天理阿~~~!!!!!   後來我投販賣機滿了罐舒跑,一口飲下,又多等10分鐘,才去做那檢驗,並把檢體給他,這時其他役男大多已經散去,此間除了這個醫護士外再無其他奇特之處,見檢查結束,也就離開回家,路上一路感謝,天幸這次檢查沒有太過為難,只是有些"禮遇"真的太讓我無言。。。。。。。。-_-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